阿芷

莫将闲事挂心头 便是人间好时节

© 阿芷 | Powered by LOFTER

人生代代无穷已——赠芦柑《十六事》系列


@_芦柑与蜜橘 这算不算大!长!评!(骄傲脸)

琅琊榜系列大梁篇以梅长苏掀帘入金陵为始,以萧平旌策马回望金陵为终。数百年岁月轮转,诸般往事尽碾成灰,寂寥落于一角。可红尘碌碌,风起不息。落日长亭前的拥抱并非终点,一切仍在继续前行。

芦柑所写的《十六事》系列,或写前尘往事,或写代代更迭。仿若掀开已封书简一角,这次没有诡谲朝堂与阴谋丛生,只余下淡淡忧愁中交织的人世清欢。

《既见君子》《桃夭》是攸宁与萧简懵懂却炽热的爱恋。在他们之间,我仿佛看到了昔年金陵的旌奚。一个如火般热烈,一个如水般静泊。一相逢,便胜却人间无数。攸宁与萧简的爱情同《且陶陶》里庭生与王妃一样。这种爱没有大开大合,生死离别,而是...

【剧评】叹来年,琅琊榜上再无名


*结合《归殊》这首歌食用更佳。

最后的画面,定格在“长林军”之名上。它寄托着生者的希冀,愿其能替逝者看看这大梁天下,盛世清平。

思及开头众人,只觉物是人非。空留一缕思念,被关山旧月无情剪碎。

那一年,有人轻舟一叶,自天边而来,落眸间皆是绝代风华;

那一年,有人仗剑江湖,住廊州而去,投足间皆是快意豁达;

那一年,有人小院轩窗,立下夺嫡志,言语间皆是赤子情怀;

那一年的金陵,风起云涌,不知是谁以天下为弈?只为雪当年真相,搏去冤案之尘,还七万忠魂一世清白。

梅长苏是谁?是手掌天下第一大帮的江左梅郎,是琅琊阁断言的麒麟才子,是梅岭寥寥无几的幸存者,还是那个曾经雪夜薄甲银枪,遂敌千里的少年...

【旌奚】何处是归程(下)


*如果长亭是一个任意门,旌奚乱入榜1的故事。

*题出李白《菩萨蛮》“何处是归程,长亭连短亭”。

(三)

本是太平街区,怎料一夕之间竟成人间炼狱。房屋成焦土,哭声惨叫声不绝于耳。两人已尽力从断壁残垣中救出了数十个人,可茫茫废墟,凭几人微薄之力怕是不足以顾全局。

林奚从袖中扯出一片纱布,裹住伤者鲜血汩汩涌出的地方,担忧道,“人虽救出,可没有医药。仅简单的伤口处理怕是不成。”

“发生如此大事,京兆尹府和巡防营必不会坐视不管。”萧平旌扔出一截断木,指着远处一排整齐的队伍。“你看。”

萧景琰得知私炮坊爆炸,火势巨大。担心京兆尹府人手不足,于是忙带着府内亲兵与军中的一些帐篷棉被物资前来。灾情渐...

【旌奚】何处是归程(上)


*如果长亭是一个任意门,旌奚乱入榜1的故事。

*题出李白《菩萨蛮》“何处是归程,长亭连短亭”。

(一)

潇潇秋风,吹的泛黄枝叶一颤一颤。萧平旌遥遥望见长亭熟悉倩影独立。心下欢喜,忙从马上跃下。

“林奚,你是在等我吗?”

女子面色仍是淡淡的,“我只是在等最后一味药材而已。”

话音刚落,正欲离开之时,原本晴朗的天气忽而阴云密布。狂风骤起,飞沙走石,瞬间遮天蔽日。人在风中几乎立不稳。

“林奚!”

“平旌!”

除却担心,心中更萦绕着疑惑。无缘无故,天生异象。接下来,又会发生何事?

片刻之后,风停了。天依然晴朗,然而树木花丛早已不是秋日萧索景象,竟染了几分青翠春意。偶有几声鸟啼,似梦...

【苏凰】黄粱


*清明感怀。

窗外,天空晦暗,乌云铺展如墨染。庭院中的梨花只绽了几朵,显得格外寂寥。夜色沉沉,终携着急风骤雨,铺卷开来。

帘幕后,一双璧人依偎,静听这雨声淅沥。女子抬眸望了望眼前人这么多年来不曾改变的面容,眼神幽远,似是陷入一场久远的往事。她闭眼,轻声道,

“兄长,你知道吗?我一点也不喜欢雨天。雨天,总让我想起那场大案后,金陵砖瓦中,任雨水也冲刷不尽的血渍。

让我想起父王灵柩归来时,也是这样的风雨交加。那时的我分不清,眼前的水珠究竟是泪水还是雨滴。

我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,不能倒下,不能倒下。因为我身后,是尚年幼的青儿,是南境数十万黎民;而我的前方,是父王未凉的尸骸,是敌人永远填不足...

【苏凰】春分


*好久不写,手都生了,写起来十分忐忑。希望大家喜欢。

寒冬已逝,万物回春。湖岸的杨柳早已抽出新芽,将天地染上了几分盎然生机。

前几日,本以为回暖的天气忽而寒意料峭,只好在屋中闷了好几日。整日里与霓凰读书烹茶,虽不失乐趣。但此大好景色,若不能亲身一览,仍是遗憾。

幸而今日雨霁,日光和朗。他裹了层轻裘,与她往城郊踏青去了。

廊州郊外,时有莺啼声声。繁花竞相开放,一时姹紫嫣红,将这春光衬的愈发明媚。淙淙水流中,倒映成双人影。

风轻云淡,踏青的人络绎不绝。天空中纸鸢纷飞,寄托着美好希冀。

他不知从哪变来了一只燕子形状的纸鸢,绘得极其精巧。

引得她眸中一亮,惊诧道“兄长怎么知道……”

梅...

整理汇总(持续更新)

两年前的三月,我第一次来到这里。它让我认识了很多朋友。一直想整理很久了,希望以后努力拯救文笔,孜孜不倦产粮 ~

原剧向: 

对酌   小重山     他们

 

局外人:

局外人   云屏    立冬

 

小甜饼:

小舟   茶肆说书   清茶   淡酒   画眉 ...

大唐芙蓉园,月与灯依旧。

【旌奚】参商


*私设元时和他的弟弟们都被元启杀死,平旌登位。无逻辑ooc。
*题出杜甫“人生不相见,动如参与商。”

自那天后,萧平旌常做梦。

梦见长林府中父王慈爱的嘱咐,大哥对他笑着说“今晚你大嫂下厨”。梦见琅琊山上层峦叠嶂,远烟凝碧。

也梦见,她鬓角带花时那一抹转瞬即逝的娇羞,她递出银锁时的欣喜,以及他下山前她眉宇间掩不住的担忧。

可每当他想伸手触碰那些美好时,看到的只有冰冷的帐钩和窗外一轮孤寂的清月。

世人皆以为得到江山便拥有了一切孜孜以求的事物。是以不知多少人为了皇位不惜抛却良知,践踏鲜血,迷失于无边权欲。

当年城头之上,重兵压境。萧元启在城破时,亲手杀了元时后自刎。元时犹温热的血,溅在几步...

【记大明宫词】长相守,永别离


那年上元灯节,懵懂的少女第一次行走灯火繁盛的长安。当人流冲散了同伴的身影,一张张面具下都是陌生的面孔。

她孤独,恐惧,在仿徨的寻找中,命运的齿轮早已开始转动。

薛绍与太平的初见,是我能想到,最美好的相遇。

他和煦的微笑仿若春风,拂过少女内心最柔软的地方。彼时太平还不知道,那种小鹿乱撞的情感谓之,“爱情”。

如果时光就此停留在这一刻多好啊。他们素昧平生,未曾相知,一笑擦肩,从此天涯路远,各有归处。

揭下的是面具,也是太平一生的劫数。她多想努力留住那瞬间的美好,然一切终如烟火,灿烂过后,随风弥散。

少女懵懂的心弦被轻轻波动,她第一次想努力握住属于自己的幸福。殊不知,她的坚定,也造就了另...

1 / 5